后摇 治好了我多年的快乐(误

后摇(post rock)即后现代摇滚,来源于英国乐评家西蒙对突破传统摇滚定义的解构主义音乐的形容。它似乎不像摇滚那样激情(不过战斗名族的后摇也很刚烈),但旋律之中的情绪表达却更强烈,所以听后摇是需要耐心的;后摇很多没有人声,但也会有少量吟唱或诸如电影采样的人声。

注重氛围的营造,起承转合的抑扬顿挫像极了生死和性爱的过程,所以知乎有人说后摇是‘没有性生活的人的性高潮’(哭);后摇更注重结构与和声的行进,将循环往复与逐层递进结合到极致,密集的失真电吉他形成厚实的音墙给人带来同步的压抑与快感。

作为一种表达细腻的音乐,后摇常被用作主题较为深刻或沉重的电影插曲,比如《我和厄尔以及将死的姑娘》高潮部分的背景音乐‘Remember me as a time of day‘

后摇也更容易引起那些比较感性的人的共鸣。沉迷后摇的人对生活往往持有多维见解,多数神经质,不同程度的抑郁,敏感但不至于矫情。(引自知乎)

由于相对小众,后摇被误以为是一种很压抑黑暗的音乐。在我看来,就连嘶吼着撒旦和自杀的黑金和死金所要表达的也是凄凉悲壮的反抗精神,以歌颂黑暗的形式来控诉命运的荒诞。相比之下,后摇充满了温暖人心的旋律和娓娓道来的希望,更显得有正能量。

听后摇的人大多敏感寡言且多有忧郁气质,这让一些人抛出了‘听后摇的都是在装逼’的观点,我认为,文艺到骨子里的人依靠艺术作品的内蕴于困厄起死回生,误把装逼当做修行的人用附庸风雅的修饰来掩盖内心的荒凉无趣。正所谓“这个时代每个人都努力变得文艺,这个时代再也没有诗。”

日本后摇乐队MONO在介绍新专辑时谈到,音乐中的暴力美学和人生是一样的,为了创造光明,黑暗是必需的。因为只有彻底了解黑暗,你才能全然珍惜真正的光明

网易云的后摇评论区里越来越多的无病呻吟和矫揉造作,我不希望那些沉浸在后摇里人的身边只有孤独、音乐、书籍、电影,带着后摇躲起来,来逃避这个世界,我希望后摇能给在这噪杂浮华的世界里给你们一种强大的安静的力量,然后做那些该做的事,完成未完成的梦想,后摇可以陪伴你颓废一整晚,但不应陪你颓废一辈子。

人到底该如何在漆黑的时间中迈步?我梦想着那样金色的一刻,在一切变化之外,超越了器官的折磨和他们解体的旋律,那个充满阳光的一刻。 ——萧沆

Ideal Destructor

Ideal Destructor

My name is Deqiang Wang. I’m a Front-end developer graduated from Nankai university, majoring in computer science. And I'm also an amateur producer of Dark Glitch-hop and Synthwave music who loves astronomy and history.